洛月nimaoyesh

蝶囚

*参造原先剧情中画家与蝴蝶的故事做了改写

*故事中的画家基本上与许墨无关,少女除了外型也与悠然无关






听说每一个成功、成名的艺术家在身体或是精神上都有所缺陷,就如同这次故事的主人公之一的那位画家一样。



画家的风格之特殊,因为他不论用任何媒材,都只用黑白二色。



而画风、笔触的细腻可说是无人能比。



许多人都无法理解画家为何从不以色彩作画,也不懂画家的坚持。

坚持什么的,画家实际上也是出自无奈。



看似正常的他,实际上有双不正常的眼睛,他眼睛的锥状细胞天生变异,无法拥有正常的辨色功能。



他的世界,只有黑白。



直到某天,一直蝴蝶从他随意打开的窗飞了进来。



他惊讶的发现,那蝴蝶在自己的眼中居然是有彩色的。



蝴蝶就这样停在了他窗边的栀子花盆栽上,连带的那盆栽叶片的尾端也染上的鲜明的色彩。



他惊讶的像个看到新奇玩具的孩子,小心翼翼的用着大玻璃罐将蝴蝶连带盆栽一起罩住。



随后又拿来一个漂亮的琉璃花器,与先前的玻璃罐不同的是花器上有些细小的孔洞,原先是用于排水的设计,现下却成了囚禁蝴蝶的利器。



确认蝴蝶的无法逃脱后,画家拿出过去画材店赠送的颜料,试图画下蝴蝶的身影。



不久后,画家的画展上开始出现了带有色彩的作品,许多原先黑白的画面里都出现了一只色彩鲜明的蝴蝶。



之后大约又过了一周,画家发现他的蝴蝶似乎越来越虚弱。



画家思考着,是不是应该放了它,让它自由的去飞翔,逃离他的囚禁。



后来画家虽然心中不舍,但还是搬开了琉璃花器,打开了窗户,给了让蝴蝶离开他的机会。



谁知道,蝴蝶动了动翅膀后并不向窗外飞去,而是停在他的肩上不再离开。



"妳……不走吗?明明可以从此自由的。"画家用着疑惑的语气向那不可能有所回应的蝴蝶问着。



当晚画家做了个梦,梦见一个充满色彩的美丽的世界。



那里有一个少女,身穿白色连身裙,背后的薄纱上染的颜色如同他珍爱的那只蝴蝶翅膀上的颜色。



少女看着他的眼神充满信任与依赖,这样的眼神使画家有些不知该如何应对。



"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不会离去,我将就此停留于此。亲爱的画家,我从未被那琉璃花器所禁锢,留下我的是你眼神中隐藏的炽热,是你害怕我的虚弱而日日给我带不同的鲜花供我吸食的细心珍惜与照顾。我愿在你身边做一辈子只为你飞舞的蝴蝶。"少女的声音柔柔软软,还带着一丝甜意,仿佛那刚出炉的蛋糕。



自这个梦境之后,画家与蝴蝶在现实中相伴,在梦境中相依。



画家的画作中开始出现一棕色中长发身穿白衣的女子,凡事有那女子在的画中都透着暖意以及淡淡的幸福。



这几幅画让画家更是声名大噪。



世人看着画家的画作无一不在猜测画家是否陷入了



已经开始习惯这样与蝴蝶日夜相处的画家,不知不觉的忘了蝴蝶的生命本就短暂的事实。



直到这一天的夜晚,梦中到少女说,"亲爱的画家,我该走了。蝴蝶的寿命本就短暂,我想你也知道。与你相伴的这一个月我很幸福、很满足。愿你……"话还没说完,少女的身影便随着突然的一阵大风消失在画家的眼中。



被惊醒的画家疯狂的在房中寻找着蝴蝶的踪影,最终在那窗边的栀子花盆上找到了一动不动的蝴蝶。



画家不再着急的脸上,不在拥有任何情绪,只剩一道清泪。



据说之后画家就陷入了疯狂,疯狂的饮酒、作画。



大大小小上百幅画全是少女以及蝴蝶的身影。



小至巴掌大的碎画布,大至一小面墙,全是在现实或是梦中与蝴蝶相依相偎的画面,可本该透着幸福的画面却隐隐的透着悲凉。



为何是据说呢?因为在蝴蝶离开的那天起就再也没人见过画家,直到一周后邻居发现作家身穿一深红色长袍的坐在院子里的树下,看似安静的睡着,实际上却已无气息。但手上却轻柔的捧着一经过防腐处理的蝴蝶的尸体。



身上的暗红大衣,则是他被鲜血染红的画袍。



警方脱下画家的红袍与衬衫后发现画家在自己的胸前深深的刻上一栩栩如生的蝴蝶飞舞的画面,那是他生前的最后一幅作品。



随着警方的介入,被强行拆除的门锁曝光的是那近百幅的作品以及世人创作的一画家与未知的女子的浪漫爱情故事。



在世人流传的故事里作家的某幅画背后留下了这样的字句,这世我束缚了妳的翅膀,下一世我便赠与妳我的双腿。妳送我的双眼,也还给妳。只要让我能够在爱妳一次。



"好了,这就是这本书的大致内容了。该轮到你去做检查了喔!"一棕发少女轻轻的合上手中的书转头对着一旁坐在轮椅上的男人说。



男人年幼时便因车祸失去了行走的能力,如今还需要复建。后来又不知何原因将角膜捐赠给原先看不见的自己。如今不论是书面文字的读取还是移动,都需要依靠自己的协助才行。



等护士将男人推入诊疗室后少女独自一人坐在走廊的长椅上看着窗外,"世人都说是画家用不人道的方式束缚了那蝴蝶少女,可世人不知道的是,其实是蝴蝶利用了自己对于画家的独特性,囚禁了画家。"



========让我拉个分界线====

原本只是想写个蝴蝶是自愿留在画家身边的故事为何变成如此了QAQ

这明明是只黑凤蝶! !哪是我原本想要的鲜黄色小蝴蝶啊……T_T

而且……好像写太长了……ˊ口ˋ

然后求各位不要问我到底是多深的伤口流的血才能染红一件袍子,我自己是一边写一边吐槽自己……


沧港(非HE但也不是BE

這是我幾天前做的一個夢
雖然這是一個帶著殘缺的故事
但是 我認為這種殘缺 不也是一種美嗎?

以下正文


  所谓一日之计在于晨,天还没全亮就被生理时钟吵醒的少年呆滞的坐在床上而后如同小狗一般的摇晃脑袋试图让头脑清醒些,不过从结果来看都只是徒劳。


  待他稍做洗漱后打开房门看到的是一张温柔的笑脸。


  那人笑着向他问早,看着那笑容少年默默的红了耳根,「早阿……小凯。」


  看着王源红着耳朵还有些犯困的模养王俊凯笑的是连虎牙都出来见人了,他心想他的小男朋友真的是很可爱。


  「好了,吃了早餐后精神点吧。」揉揉那还翘着待毛的小脑袋,王俊凯直接伸手拉过王源的手。


  虽说早餐可以说是一天之中最重要的一餐可两人的早餐大多时候都只是参了很多水的豆浆配上一颗白鳗头而已。

  

  吃过了早餐王俊凯一如既往的先替王源做好出收网海的准备后再去帮助自己那已年老的父亲。


  王俊凯的父亲与王源一样都是捕渔人,不过王源会跑到稍远一些的海域捕鱼,与其他捕渔人一样。可王俊凯的父亲身体早不如从前了,无法跑到渔货相较丰富的远海捕鱼只能在近海区内洒网。

  

  说起来王源也是一个苦命的孩子,22岁这么一个正值青春的年纪就要出海捕鱼养活自己。 7岁时父母车祸死了,后来叔父收养了他,可当他17岁时叔父也因飞机失事走了。一次又一次的,被说是扫把星的王源经过一番展转后到了他的舅舅这里,舅舅对他很好,教会了他驾船、捕鱼等等技能得以谋生,所以他很喜欢他的舅舅。结果舅舅却因为长期的抽烟死于肺劳。


  对王源来说她人生中为二可以说是幸运、幸福的事情就是拥有谋生的能力以及遇到了真心爱他的人,也就是王俊凯。一次又一次的经历亲人的死亡再加上亲戚们的谣言评断,强大的精神压力将王源逼近崩溃,那时是王俊凯撑住了他,不然他会如何他自己也不知道,就此了结余生也不是不可能。


  王俊凯对于王源来说就像水对于鱼一般,没了他便也活不下去。


  王俊凯就像是王源呼吸着这肮脏空气努力求生存的唯一理由。


  远海的海面上王源熟练的用着小机器收着网,笑得如同那太阳一般。


  「今天的运气还真不错,收获比平时多些。」


  他这样说着。


  将小船驶回港口在王俊凯的协助之下快速的摆起来摊子叫卖。

  

  王源的摊子小归小但生意还是算比较不错的,当日现捕的渔货谁不喜欢?而且他的颜质也是一个吸引顾客的好帮手,何况他还有一张甜的像蜜的嘴。


  将今日的渔货尽数售出后两人回到家后就相互依靠着对方的身躯休息,那画面温暖的让人舍不得打破。


  王俊凯将钱袋子里的钱拿出来地给王源说,「数目我还没算等下你点点吧。」

  

  看着这比平时要多上些的钱王源笑得开心想着两人或许今日可以吃些好点的了。连王俊凯实际上并没有将钱全数交给他这是他可能都不知道。


  看了眼手表王俊凯说,「我该去我爸那边帮他收十一下了,等我回来给你做点好吃的,好吗?」

  

  看着已站起身的王俊凯王源点了点头,「我等你。」乖巧的让人心暖。




  出了门后王俊凯一路走回了海港,看着正在抽烟的老父亲那背影在夕阳光的照射之下演得更加的沧桑抑郁。

  「爸,在禁止捕捞的时间收网会罚钱的。」王俊凯说。


  王俊凯的父亲说,「没办法阿,部这样收入不够阿。」同时嘴角还带着一个自嘲的笑。

  

坐在父亲的身旁王俊凯什么也没说,只是拿过烟盒点了一根放入嘴中也将袋中的钱默默塞入那小小的烟盒子里,只是等着烟一根接着一根的燃尽,只是看着那除了垃圾以外什么也没捕到的网。


 


  斜靠在沙发上,看着窗外被夕阳染红的街道。

  

  还是原先的位置,还是原先的笑容,不同的,只有那暗淡了的眼神。


  王俊凯是王源的唯一,可王源却不是王俊凯的唯一。


  与之相比,知道与否好似也不那么重要了。







最後補充一下
因為這是夢 所以有些畫面的轉移其實很奇怪 但我已經盡力讓它自然些了。。。。

故事中王俊凱是真的愛著王源的沒錯,只是他無法拋下家中的事情。

於是只好透過這種方式。

如果之後有機會 我可能會把殘缺的地方補齊吧。

前提是我要有時間

這文。。。。我是趁著準備考大學的休息時間寫的。。。。

*情人節賀文?
*極短小
*甜
*可能有點OOC?

首發
小學生文筆還請多多包容


  王源覺得最近的王俊凱突然變得特別怕冷。例如現在,他覺得明明溫度並沒有那麼冷淡是王俊凱卻縮在片場的角落發抖。

  「王俊凱你也太誇張了吧?」王源捧著杯水坐到王俊凱旁邊。

  「源ㄦ……。」王俊凱一副可憐樣的看著王源。

  「冷就多穿些不會?你那軍大衣呢?」

  「不小心用濕了,在那晾著呢。」王俊凱朝衣服的地方一撇。

  「……蠢子嗎你?」王源用著看白癡的眼神看著王俊凱。

  嘴上說著損人的話,可手上的動作卻完全相反。王源脫下披在肩上的軍大衣輕輕的將衣服披在王俊凱的身上。

  結果對方卻只是淡淡的撇了他一眼然後繼續抖他的。

  對此王源感到有點不知該如何是好,只好左看看又看看確認沒有人在注意他們之後緩緩的伸手抱住的王俊凱。

  「還冷嗎?」王源微仰著頭看著王俊凱。

  「不,一點都不了。……源ㄦ。」王俊凱伸手將人兒在往懷中帶了帶。

  聽著王俊凱那帶著戲謔和詭計得逞的語調。王完突然發覺王俊凱的身子不知何時開始停止顫抖了。

  呆了兩秒,王源才發現某人根本就是裝的!

  「王俊凱!!!」

  看著炸毛的王源,王.叉燒包.俊凱,上線。

  「你笑什麼阿!」

事後


  「欸,王俊凱。」
  「嗯?」
  「你這幾天發抖都是裝的?」
  「是阿。裝冷發抖真不是一般的累。」 

  「......你走開,我想靜靜。」
  「靜靜是誰?!你怎麼可以想她。」
  「......滾!」